手机龙虎网

首页|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会计| 财经| 艺术| 公益| 城视| 我们家| 拾搭网| 亲子拾光| 龙虎网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龙虎网 >民生频道 > 部门传真 >

长江南京航道局:做航道现代化的“领跑者”

2018-02-01 17:54:00 我要播报

龙虎网讯开展13项创新研究课题,组织研发科技项目4项,推广应用科技成果4项,荣获长航局科技进步三等奖3项,获得实用新型专利及软件著作权2项……在南京航道局,创新从来不是一句口号。

2017年,该局整合全局优秀人才资源,组建了以业务部门为主体,以互联网+、大数据应用等技术为载体,以青年骨干作为主力的创新团队。通过集聚全局智慧,一个个技术难题攻克了,一项项高新成果出炉了,在长江黄金水道的龙头之处,航道养护专业化、服务体系智能化渐成现实,在长江航道全线乃至全国内河扬起了创新发展、率先发展的一面旗。


(资料图片)

项目引领 厚植创新沃土

面对长江航道建局以来最大历史变革,2016年,南京航道局严格按照上级决策部署,精心组织、提前谋划、科学部署、稳慎实施,全面完成“三定”规定各项任务,实现了职责明确、机构设置到位、人员配置到位,工作机制基本形成。

当时间的转轮来到2017年,一个崭新的起点摆在眼前。

直接管辖航道处由7个调整为5个,内设机构由16个调整为10个,直属单位由7个调整为4个……机构精简了,但肩上的担子没有减。如何快速渡过改革的阵痛期?南京航道局先破后立,重新梳理再造工作流程。一方面推进全局内部管理制度清理,一年来新建制度42项,修订63项,废除28项。一方面明确“上下、左右、内外”事权划分,编制组织机构图,细化业务流程图。


破立之间格局起。各处室责任明晰了,全局工作流转顺畅了,改革红利逐步显现。 “过去,航道处几乎包揽了水深探测、图纸绘制、航标维护等业务工作,虽然同在一个部门好办事,但由于担子重,大家埋头苦干下几乎没有机会作进一步思考和研究。”航标处负责人李术元告诉记者,随着测绘处、航道运行处等新处室成立,“术业有专攻”的航道养护科学体系初步形成。“现在测绘处专攻测量和绘图,航道运行处负责组织实施航道疏浚与整治建筑物养护,各处室集中优势,处室间分工合作,不仅内部运转高效有成效,职工也有更多精力将手中的业务钻深钻透。”

稳中还需求进。为进一步贯彻“创新强局”理念,提高全局创新能力,2017年,南京航道局拉开科技创新团队建设序幕。在“头脑风暴”下,第一批13个课题迅速确立,课题提出人作为项目负责人“招兵买马”自建团队。 “在qq群里发告示,在各部门拉能人。”这样形成的项目组打破了部门限制,根据个人志愿及专业特长灵活组成,大家的积极性都很高,有些人还同时参加几个项目组。

作为航标布设的“行家里手”,李术元心中仍有疑问。“过去航标布设是按部就班,效果究竟如何,没有量化的评价标准,我一直很想开展这方面的研究。去年机会来了,我局提出‘航标效能研究’这个课题,并作了实地研究。”李术元指出,长江下游航道通江达海,不仅航道情况复杂,往来船舶也从万吨级海轮到千吨级江船都有,大大小小形式各样。“所以有些航标设置可能出现大船看得清小船却看不清、有些船觉得好有些船觉得布设不合理的现象。”为此,项目组以12.5米深水航道一期工程为例,借鉴学习海区航标设置的效能理念,对航标效能进行了研究分析。“有些航标研究后发现效能不理想就作出调整,课题式研究带给我很多新启发、新收获。”

关注前沿 积聚发展动能

立体的三维图景中,江边护岸上一块块抛石清晰可见;鼠标微动,整个老虎滩尽收眼底,并可从不同角度观看……在南京航道局航道运行处,副处长余琳为记者演示了最新的航道维护“黑科技”——建筑物三维信息模型。“你看,这里有些坍塌,只需要用鼠标将凹陷的部分框选出来,系统就能为我们计算出坍塌的高度、维护填平需要的方量。”


(资料图片)

“踏勘基本靠走,检查基本靠看。”这句内行人的玩笑话,说的就是目前航道整治建筑物维护的现状。 一方面手段原始、方法单一,要摸清航道整治建筑物的运行情况基本还靠人工巡查。“露出水面、具备行走条件的,我们就走过去现场勘探;无法踏足或无法靠近的,只能远远看看、拍张照片。”

带来的结果就是维护效率低下、成果单一。“一个5平方公里的老虎滩,我们走2小时才能看一小段,再往前到泥沼、沙石堆等滩岸不稳固的地方,就根本不适合行走了。”航道运行处处长唐琳介绍,若巡查中发现有坍塌、损毁等问题,航道维护人员则需“拍照证”。“但这样的照片仅能作为判断依据,难以精确测量损毁的程度、面积等。而且照片只能拍下局部,若时间久了,下次都不一定能看出来拍照的地点,更别提监测整治建筑物的状态。”唐琳说。

如何改变现状?唐琳和她的同事们将目光投向无人机。随着科技不断进步,自动化测量手段已成为当前乃至未来的重要测量方法,其中无人机的普及应用大大提高了航测效率和质量。经过前期调研,2017年3月,南京航道局航道运行处在东流水道老虎滩进行了整治建筑物无人机航测“首飞”。

这一飞就带了令人惊喜的结果。“飞了一天,我们取得了老虎滩上10个护滩带及二期在建的鱼骨坝的正射成果,在此基础上我们针对正在维修的老虎滩#1护滩带尾部的塌陷部位进行了局部倾斜测量并建立三维模型。”唐琳介绍。

借助三维模型,航道工作人员可以多角度、全方位地观察到建筑物的周边情况,几乎没有死角,且能反复观看。不仅能保留资料的完整性,更能比肉眼观察得更为仔细,检查的角度也更广。同时通过模型资料和BIM成果的分析、计算,可以获悉整治建筑物水上部分的形变情况,从而开展塌陷位置和高程量测、计算塌陷方量等工作。

“未来我们可以将无人机自主巡查和精细化倾斜测量结合起来,形成科学、经济的整治建筑物监控体系。”余琳介绍,目前项目组成员都十分关心无人机航测方面的前沿科技进展。“目前精细化倾斜测量的成本仍很高,无法用于所有航段。期待有更经济的航测方式出现,我们也将保持关注。”

聚焦公益 不忘服务初心

一大早,南京航道局职工刘毅来到#141红浮标,在例行巡视维护后,他掏出手机,登录数字航道APP,将维护后的航标拍照上传。

2016年12月31日,长江南京航道局发布《“上浏段”数字航道内部试运行方案》,这标志着“上浏段”数字航道数据工程正式投入使用,航道维护“远程看,坐着管,走着用”从梦想照进现实。航道“一张图”远程感知,养护“一条业务主线”痕迹管理。

在数字航道平台,记者看到一个个功能各异的窗口:点开一个航标小图标,航标的电压、电流变化,甚至太阳能板充电的过程也一目了然;通过视频监控系统可以清晰地看到水道的实时通航情况;360度全景影像图让人如临其境,直观显示桥梁底部距离江面高度……


(资料图片)

“每天,各种不同的指令从中心下发出去,我们的一线船员轻点鼠标,或者拿起手机、平板电脑,航标、水位和现场维护作业的实时情况就能掌握,随时获取所有的航道信息,远在千里也能一目了然。”航道运行指挥中心负责人说。

探索的脚步不止于此。“数字航道”中蕴含的海量航道基础数据,在提升航道系统内部管理效能之外,能否从公益服务的角度出发,挖掘更多应用?带着这样的思索,南京航道局几位年轻人聚在一起,组成“微服务”项目小组。

“作为管理部门,我们的短板是平台营运和用户维持,但我们的长处是丰富而权威的数据。”在微服务”项目组成员李昱看来,在数据开放和行业引导上做文章,是改变管理部门工作方式并提升公共服务质量的有效手段。

为此,“微服务”项目组以数字航道为数据源,根据不同应用场景,封装航道综合信息,并细分为航道图、航标、航道尺度、水位和航道通告5种“微服务”接口。同时在4类商业平台开展了示范应用,如为船舶导航APP“江海知行”提供航道图接口,为“船讯网”提供综合航道信息接口等。

手把手指导,心贴心教学。创新团队成员将服务融入细处、做到深处。航道服务从服务保障型向引领先导型升级。在与船讯网的合作中,项目组发现,仅提供数据接口还不够。“以水深为例,长江江阴以下水位受潮汐影响较大,航道部门公布基面水深,大型船舶船舶要乘潮航行;江阴至芜湖段则同时受到潮汐和径流的影响;而芜湖段以下仅受径流影响,日变幅较小。”因此,项目组成员引导互联网平台,根据不同特性对3个航段水位分而示之,这一建议很快得到互联网平台的认同。

为拓宽“微服务”的服务范围,在示范应用平台的基础上,项目组还搭建起服务接口申请平台,有数据需求的企业可自行注册、调用数据接口并在系统中进行调试。李昱介绍,为保障“微服务”运转有序,对内,项目组编制《长江南京航道局“微服务”信息发布管理办法(暂行)》,确保信息发布准确、及时;对外,编制《长江南京航道局“微服务”接口管理规定(暂行)》,确保合作平台合规、可控。

整装出发 创新之路无止境

2018年是全面贯彻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也是实施“十三五”规划承上启下的关键之年。面对新时代、新方位、新要求,对照现代化标准,南京航道局建设现代化强局的追求始终如一。一是追求“全面强”,力争推进高质量发展,在时间、空间、区域、领域彰显全方位、多角度、立体式的“强”;二是追求“引领强”,充分发挥下游航道综合优势,在长江航道全线乃至全国内河率先发展、引领发展;三是追求“支撑强”,将充分发挥基础性、先导性作用,有力支撑长江航运,为沿江经济发展贡献下游航道力量。


(资料图片)

而创新,也将继续成为南京航道局发展路上的“潜能激发器”和“崛起动力源”。据介绍,该局已确定2018年三个重点研究方向:《长江南京以下深水航道养护与服务机制研究》《长江下游航道公共信息微服务》及《长江下游航道大数据技术应用研究》。围绕重点方向,成立不同子课题开展研究,提供成果支撑。

各项目组的探索之路也无止境——“攻克水上整治建筑物无人机航测难题后,今年我们会将注意力放到整治建筑物水下部分的精细监测和BIM技术应用上。”唐琳介绍,目前航道运行处已成功运用了无人机航测的方式实现水面以上部分整治建筑物实景地理信息数据的采集工作,但是囿于国内水下测绘技术发展较缓,国际先进测绘技术所依托设备过于昂贵,水下部分的三维实景地理信息数据采集工作进展较为缓慢。“通过广泛调研各类测绘技术手段,结合测绘单位技术实力开展不同测绘方式方法的实地应用与测试,我们已初步确立使用水下三维全景成像声呐探测的研究思路,2018年将进行初步试点尝试。”

“目前‘微服务’提供的5种接口仅能单向提供信息,今年我们将尝试引入‘众包’理念,变单向传输为双向。未来,我们希望每一位用户都能成为我们的航道信息‘维护者’和‘发布者’,参与到数字航道建设之中。”李昱介绍,比如过去航标巡查周期大约为2天,未来若向“微服务”用户开通“随手拍”服务,那么当船员碰到航标碰撞却没有上报的情况时,就可以自己拍下并上传至数字航道系统。

把握新科技革命与新时代历史性交汇机遇。南京航道局立足数字航道,探索智慧航道,前进的步伐铿锵有力!(通讯员 程璐 刘英倩)

来源:龙虎网  编辑:陈晨

要闻精选

南京生活圈

关闭